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休闲娱乐

韩国性缩力天花板,很难不爱

时间:03-29 来源: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84

韩国性缩力天花板,很难不爱

过去一周,一定是“1988狗善党”最崩溃的一周。随着柳俊烈承认与韩素希恋爱,狗焕(柳俊烈)和德善(李惠利)CP从剧中到现实,都彻彻底底的be了。借这个瓜回望《请回答1988》,Sir不禁有点感慨。明明是豆瓣9.7分的神作,每个角色也都各有各的出彩。但剧播完后,火遍亚洲的“双门洞五人组”似乎并没有取得粉丝们期待的更出圈的成功。狗焕柳俊烈和德善李惠利一般要靠恋情上热搜;阿泽朴宝剑扎根于综艺;娃娃鱼李东辉成了穿搭博主;善宇高庚杓也不温不火。唯独一个例外——“正峰欧巴”安宰弘。不仅继续深耕影视,还总有让人眼前一亮的作品。前有9.2分的《浪漫的体质》,8.4分的《三流之路》;而今年年初8.5分的《好久没做》热度刚散,最近网飞又上了一部由他主演的喜剧《炸鸡块奇遇记》。目前豆瓣评分只有6.4。但网友们的评价却很迷——“是我的问题”、“太超前了”、“精神状态领先地球五十年”……这块“炸鸡”,到底是个什么玩意?今天,Sir就以剧为引,聊聊这部“炸鸡”。也聊聊安宰弘。炸鸡块奇遇记닭강정01“正峰”只不过是本色在《炸鸡》的评论区里,出现频率最高的一个词是:抽象。剧中安宰弘饰演的白中,一出场就很抽象:芭比粉的衬衫,亮蓝色的马甲,魅惑紫的领带,还有明晃晃的黄裤子。跟旁边的人画风都明显不一样。他塞着耳机边走边唱,嗨到兴致高潮还会跳起舞来,路过的人纷纷投来异样的眼光。可他毫不在意,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放飞自我。对于白中来说,只有两件事能转移他的注意力:一是吃饭;二是一个名叫敏儿的女孩。敏儿(金裕贞 饰)是白中老板的女儿,也是他的暗恋对象。按道理说,像白中这样抽象的男青年,敏儿应该看不上吧。但这剧偏偏给他俩安排了一个神奇的羁绊。因为一台形似柜子的紫色机器。敏儿,变成了一颗炸鸡块!对的,这个羁绊可以概括成:你的女神变成炸鸡了该怎么办?当然,着急的除了白中,还有敏儿的父亲崔老板(柳承龙 饰)。于是,剧情就变成了:两个男人为了把女神/女儿变回来,不得不带着这颗炸鸡块踏上冒险之旅。抽象吧。Sir以为这设定就已经足够抽象了,但没想到这剧情还能更离谱。随着这一老一少展开调查。紫色机器谁送来的?它的主人是谁?发明它有什么用?怎样才能救回这颗心爱的小炸鸡?故事就开始放飞:神奇的炸鸡店老板。获得诺贝尔奖的科学怪人。两百年前的朝鲜就拥有的领先全世界的高科技。甚至最后一杆子戳出了地球。因为机器真正的主人是——外星人!但放飞的脑洞设定,可能只会让观众感到奇葩。真正让人抽象到无法理解,感到“超前”的原因是:这剧除了搞笑。还埋了悬疑、科幻、亲情、纯爱、历史……以及,星际穿越?剧中,敏儿想要变回来,炸鸡块就必须跟着外星人回母星,然而,外星一天等于地球上的50年。所以就算外星人把“敏儿”带回来,白中也可能已经快要步入耄耋之年……不少观众因为这种混搭的“先锋性”,给了这部剧堪堪及格的评价。但相信看过的观众都会被剧中安宰弘的表演打动。他演出白中的那种忠诚、憨厚、专注,以及隐隐透着精神状态不太正常的气质,可以说承包了《炸鸡》大部分的亮点。既有用力——比如开头,怀疑“敏儿”被同事当成普通炸鸡吃掉时,白中愤怒到癫狂的崩溃。又有信念感——许多年后,头发花白的白中望着眼前的小炸鸡。一本正经地表达爱意和思念之情。深情地又哭又笑又害羞。这场景又好笑又诡异又荒诞又离谱。可以说。再回望当初在《请回答1988》里沉迷集邮、集零食卡、泡泡龙,和给电台写信等“无用之事”的金正峰。以及他在雨中对曼玉一见钟情,之后送花、折千纸鹤、写信,和因为戴牙套而自卑的对方说“你笑起来更美”,等等浪漫真诚的情感态度。《炸鸡》里的白中这种“怪咖”类角色,简直就是为安宰弘量身打造。这是一种用信念感撑起的角色安全感。但熟悉他的都知道。这种“憨男”和“怪咖”型角色,远远不是安宰弘的边界。“正峰欧巴”,还有着另一面。02靠复读生“搞笑”起来的文艺男在《1988》的番外综艺《花样青春·非洲篇》中,双门洞兄弟四人被剧组“绑架”到非洲穷游。在语言不通、预算紧张又状况百出的十天里,安宰弘没表现出一丝焦虑。该吃吃该喝喝,没钱没地方住也不发愁,只关心自己每天要做什么“暗黑料理”给弟兄们吃。且有一半的行程中,他都穿着一条裂开档的粉红短裤。而裤子开裂的原因竟然是,他拍大合照时由于太兴奋,摆了个跳跃劈叉的pose。别人怎么看都无所谓,但安宰弘只专注于发现快乐、享受快乐。活脱脱就是一个现实版“正峰”嘛。但其实。遇到《1988》的金正峰之前,安宰弘是演文艺片出身的。10岁第一次拍电影,就演了金基德处女作《鳄鱼藏尸日记》中的关键配角——一个因为对强暴犯男主“鳄鱼”表达愤怒,差点切下对方生殖器的流浪小男孩。△ 左1小男孩为童年安宰弘这部电影对底层的糜烂、人性与暴力,以及生活的绝望刻画得冷酷悲凉,令人生畏,而小安宰弘年幼的正义和单纯,则与片中的灰暗形成了对比。后来,他在韩国建国大学电影系就读时,又遇到了当时的专业课教授——导演洪常秀。安宰弘不仅在对方的《北村方向》《不是任何人女儿的海媛》等电影里客串,也由此获得了一些出演主角的机会。只不过,角色的类型都比较单一。无论是2012年的《阳光男孩》,还是2014年的《藤球王》,安宰弘演的都是复读生,前者的性格安静细腻,后者则是热血莽撞的运动少年。△ 《藤球王》剧照但冥冥之中,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凭借两次复读生演技的积累,安宰弘成功试镜《请回答1988》金正峰一角,成为影史最强复读钉子户。相比起高冷闷骚的弟弟狗焕,他在剧中憨傻直接的性格更讨喜。仿佛与生俱来一种令人忍俊不禁的气质。安宰弘本人估计都想不到,当年自己一张手捧莲花的剧照,竟能被大陆观众做成表情包,风靡全网。但让Sir更意外的是。每当问起1988的理想型,总有不少人提名金正峰。他的长相在韩国演艺圈绝对不算帅哥那一挂的。也几乎和霸总、偶像、性张力绝缘。恰恰他是韩国影视剧“性缩力”的代表——《好久不做》。萎了。《请回答1988》。佛了。绝对都是那种会发好人卡。但不能让人第一眼心动的角色。但反过来说。当向外释放性张力、帅得具有侵略性的演员遍地都是的时候,安宰弘的“以退为进”,反而独具一格。他眼神里没有侵略性,这意味着一种难得的“安全感”。正是因为这份特质。后来演都市剧《浪漫的体质》中的金牌导演孙范秀,完全不同的角色,可是耳麦一戴,监视器前一坐。观众就会相信他能在电视台里呼风唤雨。虽然他在剧里的设定是一个傲娇、毒舌,有点“讨人厌”的电视台导演,但观众却又一次表示“孙范秀是我的理想型”。因为他的“贱”里,有纯真,有诚实。安全感。比如,孙范秀敢厚着脸皮去做一些社畜不敢做的事。遇到喜欢给人“忠告”的前辈,他会直接捂起耳朵:“不听不听王八念经。”但一遇到优秀的剧本,他会真心实意地表达喜欢,去寻求合作,不卑不亢,没有心眼,全是诚意:我虽然乱说话,但做事从不乱来我特别喜欢收快递也特别特别喜欢在餐厅看菜单但对这份工作(拍电视剧)的喜爱是那些无法比较的而比任何事物都珍贵的这份工作我想跟你合作女主林真珠(千禹熙 饰)一开始也觉得孙范秀烦人,但后来却能一口气说出他的几十个优点。说完不忘吐槽自己一句:“该死,怎么那么多,真伤自尊。”这其实就是这个角色的特点:不完美但实在。自我感觉良好却不“爹”。而放在安宰弘身上,他的特质也赋予了这些角色特有的魅力——心思不复杂,没有花花肠子,也没有见不得人的秘密。不会说谎,即便说了也会被人一眼识破,或者没等人拆穿就自己招了。说到底。观众缘——这个很多演员梦寐以求的东西,安宰宏与生俱来。早早就成功拿捏住了。所以他的角色再扮丑,再洒脱,再胡闹。观众也喜欢。因为这样的他,很难是坏人啊。03正峰欧巴的“叛变”但要说安宰弘只会演好人?当然不是。年初《好久没做》播的时候,有些观众一看女主是李絮,隐约觉得不太合理——老婆是这么个性感大美女,丈夫居然硬不起来?老婆雨珍(李絮 饰)还对他说:“我也觉得和你做的话,好像是兄妹之间在做,有点不适应。”激情是指望不上了,关键挣钱也不行。这是……又一个憨厚老实的窝囊废?不不不,这回安宰弘饰演的Samuel没那么简单。他有城府,会诡辩。早就猜到雨珍两年前疑似出轨,却缄口不言,而是用“包容”来报复对方的背叛。当然,后来他的报复也包括了自己的精神出轨,但仍要为自己争辩一句:“我的肉体没有越界。”一种掩耳盗铃的“伪善”。他还有愤怒,会甩锅。在最后一集下着大雨的房间里,Samuel嘶声控诉着雨珍7年里在婚姻中的霸道、强势。并把自己的不得志,以及“硬不起来”统统归结于对方的强势。却丝毫没从自己身上想问题。最重要的是,他还有恨。且恨的那个人,本是最相爱的人。他也恨自己。虽然他是举全家之力托举出来的名牌大学生,是传统价值的捍卫者。但在婚姻关系里却窝囊、被动、懦弱、不敢爱也不敢恨。安宰弘还原了现代生活中的大多数“丈夫”,既能苟着“隐忍”7年,又能上演东亚人“发疯”。观众罕见地用“恶心”来形容他的角色。对的,很多人会突然发现,安宰弘演起“坏人”来,也不弱啊。其实,他早就叛变了。去年一部《假面女郎》,安宰弘以秃头大肚的形象,演出了一个因嫉妒、自卑,而导致心理扭曲的朱悟南。白天在单位,他是普普通通的社畜。而到了夜里,他是陪充气娃娃玩情色过家家、对着性感美女直播间打手枪的肥宅猥琐男。再加上妆容上的“扮丑”,油腻感跃出屏幕。完全放弃了那种让观众可以相信的安全感和观众缘。连网友们都忍不住尖叫:正峰欧巴,这个世界是没有你在乎的人了吗?!以至于剧播出之后,大家都怀疑安宰弘是不是计划演完之后就隐退,毕竟这和他过往的形象反差太大了,怕是再难回到“正峰”了。但他本人听闻后受宠若惊,并把这个传闻当成“溢美之词”,因为这是观众对他演技的认可。所以,回望从当年的正峰欧巴,到如今的安宰弘,可以很容易的归纳出一个好演员的修炼之路——绝不是演出了爆款作品之后躺在功劳簿上从此不再起身。也不是找到了自己的演出特质之后,就不断地复制粘贴。而是清醒地利用自己的特点离开舒适区。再一步步地放弃自己的特质。一步步尝试不同的选择。可以说,相比于很多年轻演员用各种方法,参加各种节目致力于在屏幕上让观众记住自己不同。安宰弘在做的,可能也是每一个好演员都该去做的事——让观众忘掉自己。为什么?因为真正的好角色。永远比演员更有留下的价值。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休闲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