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休闲娱乐

《老友记》又出事了,因为瑞秋

时间:04-11 来源: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163

《老友记》又出事了,因为瑞秋

《老友记》又出事了。上一次还是Black Lives Matter黑命贵活动时,因为剧中六位主角全是白人,没有有色人种,《老友记》遭到群情打击,《老友记》的主创之一Marta Kauffman还当众流泪道歉,后来还曾捐赠 400 万美元支持学者研究非洲文化……而如今,这把火又烧起来了,因为詹妮弗·安妮斯顿的一番言论。詹妮弗·安妮斯顿,《老友记》中瑞秋的扮演者,即使对于中国观众来说,她的名字也不陌生。从1994年《老友记》到今年新上映的电影《谋杀疑案2》,安妮斯顿已经出演喜剧近30年,她见证了这三十年中观众们的喜剧口味的种种变化。在接受《法新社》的采访时,安妮斯顿表达了自己的观点:“喜剧进化的太快了,现在搞笑已经变得棘手。”“搞笑变得棘手,因为你必须非常小心,这对喜剧演员来说真的很难,因为喜剧的精髓就在于取笑自己,取笑生活。过去的时候你可以拿一个顽固的人开玩笑,哈哈大笑,告诉观众,人们是多么的荒谬,但现在,这种行为不被允许了。”“当代的年轻人Z世代,当他们观看《老友记》时,会认为《老友记》令人反感,充满冒犯。有些段子不是故意的,还有一些段子,在当时并没有如今的敏感度。”“每个人都需要搞笑!这个世界需要幽默!我们不能把自己太当回事,尤其是在美国,每个人都太分裂了。”搞笑变得棘手,因为美国人太分裂了,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安妮斯顿这样的言论一出,立刻在社交媒体上引发了一场关于《老友记》的激烈辩论。主要批评针对了《老友记》缺乏多样性(即只有白人面孔)和 对LGBTQ+ 角色(六个主角全都是异性恋)的刻画。还有观点表示,《老友记》中的男性角色拥有性别歧视问题。比如钱德勒曾经说过,一个单独吃饭的女人是有问题的。罗斯曾经强烈反对找男保姆,因为他认为这是一份更适合女性的工作。而且,作为瑞秋的主要恋人,罗斯被强烈反对,“如果罗斯生活在现代,那么他就是典型的PUA问题男人,因为他对待瑞秋的方式。”“我完整的看到了罗斯伤害了他生命中的一位女性,并且没有感到丝毫的后悔。”也有观众拿《老友记》与《Living Single》相比,《Living Single》是一部黑人喜剧,比《老友记》上线早了一年。“我从来没想过看着《老友记》任何一集。这并不是因为它令人反感,而是因为它是一个无聊而且过时的《Living Single》版本。”话虽如此,但是《Living Single》的热度是远远比不上《老友记》,在豆瓣上,《Living Single》甚至连个中文译名还没有。而且,《老友记》在年轻一代人爱玩的TikTok中,依然很受欢迎,其中#FriendsTVShow的标签浏览量达到 46 亿次,众多用户将自己喜爱的场景和还有节目幕后花絮剪辑成视频进行发布。从这些数据里,就已经能看到当今Z世代对《老友记》的热爱不息了。所以,也有不少Z世代观众站出来为《老友记》说话,用他们的方式表达着他们的喜爱。也有持中立观点的Z世代们表示,他们不反感《老友记》,也同时认为《老友记》不是那么有趣。还有一些观众认为,看待《老友记》要从它播出时的那个时代背景出发:“一部在二三十年前录制的节目,当然无法预料到它的主题处理方式是否适合今日,那是一个不同的时间,他们并不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导致它令人反感。”当然,也有像天天这样偏执的热爱:“我不管我不听,《老友记》就是YYDS。”《老友记》10 季 236 集,每一集都是一代人的记忆与青春。从1994年开播,二十九年过去了,没有一个观众曾忘记它。它以前是美国影视文化风向标,现在是全球影视文化风向标,从来没有过时过。即使是用现在的观点看待上个世纪的《老友记》,那么《老友记》也值得赞美与肯定。因为,任何时候,都不能否定友谊与真诚。以前,《老友记》会因为重启或者回归而登上头条。如今,《老友记》因为“不全是白人演员”而登上头条。《老友记》没有错,错的大概是这个世界吧。希望过些个年头,疯狂的人类能够再进化一些吧。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休闲娱乐